关注鞋帮微博

 

名人专栏

分享到:
 

 

致匠心——专访“匠人”李宗盛

 


 

 

著名音乐人李宗盛先生与新百伦的合作,成为此次新百伦英美产系列巡展中颇引人注目的亮点。无论是作为入行三十多年的音乐人,还是创立“Lee Guitars”品牌十多年的手工吉他制作者,李宗盛都以工匠般的执着和对品质的精益求精著称,他曾经自嘲“出手很省”。遇到一百多年来心无旁骛精研鞋艺的新百伦,颇有相见恨晚之意,合作的契机依然是“匠心”二字。为了此次合作,李宗盛亲自操刀脚本并演绎《致匠心》短片,片中李宗盛专心致志精雕细琢吉他的镜头和工匠对待艺术品一般地专注制鞋工序的镜头交替出现,两位不同领域的大师都为我们彰显了那份非同一般的“匠心”。对于所有和新百伦、Lee Guitars一样执着地以匠心打造物件的人与事,李宗盛如此归纳与总结:“一辈子总是还得让一些善意执念推着往前,我们因此能愿意听从内心的安排,专注做点东西至少对得起光阴岁月,其他的,就留给时间说吧。”

K:鞋帮 L:李宗盛

K:您这次亲自操刀这个新百伦的脚本,是对于匠心有特殊的感情吗?
L:文案是我写的,脚本不是我做的。通过和新百伦的聊天,有了合作的意向以后,我自己也觉得很激动。我自己有设计一个系列的T恤,叫“安心做个手艺人”,想要传达一个让大家安静、安定的理念,无论你是做什么行业的,你都要乐意敬业于自己所做的。任何一个好的东西完成,最基本的态度就是这个。所以我很有感触,我就自己开始写。我看了新百伦的稿子,我看了这个稿子知道他们想传达什么,所以我花了一个下午在想,从我的角度我会怎么讲这些事。这个事情我挺认真的,他和我人生的状态,和我这个岁数走到这里,我的心情,我的情怀,除了用音乐告诉人家之外,透过这样一个合作真挚的和人家讲。

K:哪一点促成了这次和新百伦的合作?
L:第一点是我自己人生的积累和提炼,有一部分是我觉得我不到这个岁数想不明白,说了也没人会听的那部分李宗盛。当然这个透过音乐有一部分是在山丘这个歌里透露的,这是从我本体来看。从一个合作来看,我觉得新百伦这个品牌是时候该它大受欢迎了。因为我觉得在一阵高速发展,人的审美混乱之后,开始需要和一些比较深刻、有自己审美以及有自己价值观的一些品牌合作。我必须凭良心说,在这之前我只有在台北的复兴北路买过一双新百伦,那时候我还没有接触过新百伦,我是健身房跑步的时候穿的。所以当新百伦来找我的时候,我就觉得他像一个人,每个品牌都像一个人,它有它的行走、言语、穿衣、讲话,它是一个人,它有它的教养、有它的气质。所以在过往新百伦给我的感觉,已经不知道为什么在我心里了,所以来不及谈我就说好,我问你们想说什么想传达什么?而新百伦想要传达的竟然跟我人生想要说的一致。我不会心虚,我站在台上没有在帮一个品牌吹牛,而我们是在共同分享我们所珍视的。我也很开心,借由这个短片告诉大家,李宗盛是真的有活的,是真的能做琴的。

K:在这次的合作过程中,能谈谈有什么感受嘛?
L:由于之前一直在开演唱会,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拿起我的工具了,所以我刚好乘这个机会,借由拍这个片子再次拿起我的工具。我承认当我拿起这个工具的时候我有点惭愧、有点对不起他。不过刚好借拍这个片子让我暖暖手,让我回到一个工匠挥汗如雨、专注时候的一个愉快的记忆当中,我刚才在后台和同事说等33场演唱会唱完,就要和媒体讲:李宗盛演唱会完美收官,回去做琴啦。所以拍这个片子,我已经趁机把我的工具、刀全部磨了一遍。谢谢这样的机会。

K:您刚才说做琴和做鞋的专注非常契合,做琴和做鞋有没有相同之处?
L:我觉得不管任何手工、工艺,小的工艺,从最初的工序、到做成一双鞋,到卖,卖的很好,变成一个企业,其实就像是一个人。其实做琴、做鞋到任何一种工艺我觉得都是一个人的性格的反射。就像我刚才在片子里说的,我觉得最后积年累月下来,不管任何一种工艺,都是呈现你这个人的思想状态。不过我在拍片子的过程中没有和工匠有接触,我也没有切实的操作过,所以很难说我是不是能做出鞋子的工艺。

K:你好我想问下你最喜欢新百伦哪个鞋型?
L:我还没有机会接触他们所有的鞋型,我如果开始跟你侃侃而谈,这商业的企图就非常明显了。我只接触他们少数的鞋型,也就是说我自己的感觉,因为鞋啊,鞋是非常私人的事情, 所以我觉得我有把握盲穿,你在我面前放三双鞋,把我眼睛蒙起来,可是你让我穿一双,我会知道哪一双是新百伦,我觉得它的整个鞋型,你鞋带绑起来你行走时那个感觉,它抱住你的感觉,它兜住你的那个感觉其实是跟其他鞋是一样的,我也说不准,这跟我们弹吉它盲弹是一样的,你三把吉他放那边这样,就是有特色,我不是在说好不好,它有自己的个性、它的工匠、它的整个鞋型、材质、图案,有它自己的哲学,所以我认为我可以盲穿知道哪个是新百伦。